2008年底,我在往花蓮的火車上,看著柯比意的《UNE PETITE MAISON 》,有了一點想法:讓父母可以頤養晚年。即使後來進行的困難重重,這個初衷依然沒變。

一直都認為,錢並不是最高與最終的價值。即使其他人早已改變,我希望我依然堅持。在什麼都沒有的年代,我願意擁有志氣,我願意相信善與美,我願意只取所需,我願意在沒能力時好好照顧自己並承諾未來,我願意在有能力的時候懂得幫助他人,我願意安安靜靜的將小屋子完成。

我清楚知道小屋子的價值與存在,從來都不只是為了錢。小屋子是一項冒險也是承擔。我焦慮的思考著。但焦慮的背後卻隱含著踏實與希望。即使每一天都在懷疑是不是可以作得到?每一天都在懷疑有沒有能力承擔責任?每一天都在懷疑生命的價值?每一天都在懷疑自己會不會有勇氣撤退?我還是懷著志氣與希望在懷疑中承擔。

小屋子,雖然實體空間不大,志氣卻不小。希望他是一個起點,提供旅人一次安心的旅行與一夜好眠,更甚者,希望成為一處文化生態空間以提供另一種價值。更更甚者,希望他是生命的創作,在過盡千帆的人生中。

除此之外,我也開始體認現實,我必須面對未來大大小小的困難與挫折,我也知道這是一條漫長的路,所以我只希望一步一步的往前走,每一天都有一些進度,每一天都能莫忘初衷,讓自己與夢想的距離更縮短一些。

感謝柯比意。感謝2008歲末往花蓮的火車。感謝隨身帶的書。感謝當時的一些事。感謝這幾條線突然撞在一起所激起的火花,讓這一切因此顯得多麼的不同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
小屋子 C

小屋子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